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 > 同人小说 > 我记得我纯过
  唠五毛钱的呗~
我记得我纯过 唐家三少 2900字 2017-07-30 11:29:42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热烈祝贺狗蛋君完本~此处应有掌声~


感谢一路相随的宝贝儿们,么么哒~真爱不解释~此处比心~


感谢编.辑默语女神的指导和关爱,木马木马~


感谢饿狼这个平台。

  让我认识这么多有爱的小伙伴们。

  鞠躬感谢~


狗蛋先去浪几天,然后报个辅导班。

  目测七月中旬结束,等我回来。

  不见不散哟~


新书简介:


我上江湛床的时候。

  是陈太太。

  


我怀江湛种的时候,是陈太太。

  


我拿了江湛200万。

  欠他13次滚床单。

  


13次滚完,我筋疲力尽:“江湛,欠你的债。

  我还清了。

  ”


江湛挑眉一笑:“利滚利。

  还差一万八千五百六十三次!”


可,我是陈太太。

  


江先生和陈太太。

  只不过是两条相交的线,汇聚之后,越走越远……


新书试读(暂定。

  狗蛋的尿性大家都懂得。

  等我真写的时候,可能亲妈都认不出来了,但我知道宝贝儿们会包容我哒~毕竟咱们是真爱嘛~)


我从没想过我会爬上丈夫以外男人的床。

  


我叫梁舒。

  二十三岁,结婚八个月。

  公公是包工头,丈夫陈清远跟着公公干。

  日子过得很富足。

  


天有不测风云,工地夜间施工。

  出了安全事故,脚手架坍塌,七个工人坠落。

  四人当场死亡,三人重伤。

  


公公当时就被警察带走了,陈清远成了背锅的,各种要账的、要赔偿的纷纷找上门来,我们变卖全部家当,只不过勉强够赔偿死亡工人。

  


重伤工人的家属找上门来,可我们实在拿不出钱,有个情绪激动的家属直接抄菜刀剁了陈清远的小拇指,撂下狠话:“老子就这么一个儿子,我儿子要是死了,我豁出老命,也要让你们一命抵一命!”


陈清远哭得跟泪人儿似的,扒着窗户要跳楼,我跟婆婆死命抱住他,婆婆都跪下了才把他给劝回来。

  


可三个重伤病人起码得二百万才能打发,二百万啊!上哪儿弄去?


绝望之际,我想到了裸贷,手持身份证拍下裸照作为借条,可以获得巨额贷款。

  


我没想过高额利息以及偿还不上的问题,在生命安全都没法保障的情况下,谁还能顾得了那么多?


我偷偷去酒店开了房,叫了一打啤酒给自己壮胆。

  酒喝得差不多了,我抖着手脱下所有的衣服,手持身份证站在穿衣镜前。

  


快门按下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抱住我……


一场混乱的情.事来得猝不及防。

  


醒来时头痛欲裂,身侧的男人正皱着眉头看着我,手上捏着我的身份证。

  


“梁舒?”男人挑了挑眉,唇角旋开一抹冷笑。

  


我有些眼晕,微微摇头,脑子里就是一阵嗡鸣。

  深呼吸、定神,才勉强看清那张脸。

  


双眉如剑,眉峰如峦,眼眸狭长,挑着一抹冷锐,鼻梁挺直,双唇薄削,很俊朗端正的长相,只是线条格外冷硬,刀刻斧凿一般,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几次?”


我有些回不过神来,怔怔地看着他。

  他又是一声冷笑,眼眸锋锐如刀:“我问你,昨晚我干了你几次!”


我这才意识到我跟他是躺在同一张床上的,裸裎相对。

  昨晚的一幕幕顿时涌入脑海,我被这个陌生男人给……


“啊!”我尖叫着抓起被子把自己裹住,用力踢了他一脚,“你个畜生!我要告你强女干!”


男人好像听到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似的,抿了抿唇,眼里的嘲弄越发浓了。

  


“告我?昨晚我没让你爽到吗?”他懒洋洋地坐起身,被子滑落,露出胸膛上满满的红痕和牙印,“你昨晚在我身下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脑子一懵,怔住了。

  


昨晚我喝了很多酒,本来脑子就挺晕了,被陌生男人一吓,一反抗,酒劲发作得更快了,没多久我就断片了。

  


男人冷笑着起身,就那么光溜溜地去了卫生间,二十分钟后,神清气爽地出来了,捡起地上的衣服,慢条斯理地穿上,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窝在床上抖成一团的我。

  


“我不白干女人,说吧,你要多少钱?”


我气得浑身直抖,大声吼叫:“我不是卖的!”


男人笑笑,黑眸嘲弄更深。

  


“既然你不记得多少次,那就当五次吧,一次十万,我给你五十万。

  ”他从衣袋里掏出支票,几笔写好,两根指尖夹着递到我面前。

  


一张名片掉在床上,江湛,江海集团执行总裁。

  


看到这几个字,我扬起的那一巴掌僵住了,默默地收回去,捡起了名片。

  


江海集团,放眼全国,一个巴掌数得着的大财团,世界五百强之一,旗下子公司无数。

  


面前这个强了我又拿钱砸我的,是江海集团的执行总裁,商业圈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江湛。

  


我心里翻滚着,愤怒,不甘,委屈,绝望——最终全部转化为对钱的渴望。

  


没有钱,陈清远会被那群疯狂的伤者家属弄死!报警根本没用,抓了一个,其余的家属下手会更狠,这个世界上,有的是不要命的人。

  


而昨晚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倒不如破罐子破摔,先把眼前的难关渡过再说。

  


“不够!”我咬了咬牙,抬起头直视着江湛嘲弄的目光。

  


“哦?不够?”江湛挑眉笑了,墨色瞳眸弯成细细一线,“你要多少?”


“两百万。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指甲掐进肉里,刺疼刺疼的。

  


“两百万?你那地方是镶钻了吗?”他咧着嘴,露出两排白得发光的牙齿,低低沉沉的笑声从那两片微薄的唇间流出,“还说自己不是卖的!”


“要么两百万,要么我告你强女干。

  ”我努力平静,壮着胆子迎视他讽刺的目光,“江先生正在竞争明年世界酒品交流会的主办权,想必是不愿意被这种微末小事损了名誉的吧?”


江湛微微眯眸,伸舌舔了舔嘴唇,勾着一抹玩味的笑:“倒是个有趣的女人!”


我心里扑通扑通直打鼓,手心里满是汗,但丈夫、甚至全家的生死都压在这一局上,我不能退怯。

  


“我可以给你二百万,不过……”他突然俯身,一把扯开了被子,“你还欠我十五次!”


“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吓得尖叫一声,用力推他,“放开我!”


“怎么?不想要二百万了?”他嘲弄地嗤笑,“还是你以为,就一晚上,你就值二百万了?”


我所有的挣扎顿时无力了。

  




打赏
打赏 投推荐票 投神票
    • 100神币
    • 200神币

      赠1张推荐票

    • 1000神币

      赠1张推荐票

      1张神票

    • 2000神币

      赠10张推荐票

      2张神票

    • 5000神币

      赠25张推荐票

      5张神票

    • 1万神币

      赠50张推荐票

      10张神票

    • 5万神币

      赠250张推荐票

      50张神票

    • 10万神币

      赠500张推荐票

      100张神票

    • 50万神币

      赠2500张推荐票

      500张神票

    • 100万神币

      赠5000张推荐票

      1000张神票

    • 1000万神币

      赠5000张推荐票

      1000张神票

    请登录
    0/200

    请登录

    - +
    0/500

    您可输入6-500字寄语给作者,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取消

    请登录

    - +
    0/500

    您可输入6-500字寄语给作者,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取消
  • 目录

    目录

  •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阅读方式
  • 书架

  • 打赏

  •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