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影视衍伸 > 守庙人
  第一章 :守庙的那些事儿
守庙人 唐家三少 2600字 2017-07-27 20:34:36
  

和尚庙里的和尚晚上都在干什么?接下来,我来为大家揭秘寺庙里的那些事……


我叫唐堂,二十二岁。

  中专毕业。

  毕业之后工作一直找不着,相处了三年女友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我还记得她在临走前对我甩过来的鄙疑目光:“唐堂,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没房没车还想娶我。

  没门!”


我亲眼看见,她上了一个富二代的宾利。

  在副驾驶笑得花枝乱颤,再然后……再然后就送一血去了,可怜的我做了她三年饭票。

  却连一血都没得到……


这他娘的就是现实。

  现实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要不是之后的事。

  我唐堂这辈子可能真如那biao子所说的默默无闻,直到我接到大学校友刘涛的电话。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刘涛突然打个电话过来。

  说他们那有一个宗教局正在为下属寺庙招寺工。

  月薪4千,工作时间随意,还包吃包住。

  没什么限制,身心健康就成。

  


一听这消息,当时就把我乐得不行。

  月薪四千,还包吃包住。

  在我们小县城算高的了,不过,天下没有无故的陷饼掉。

  这点小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为此,我还特意问了问刘涛,是不是虚假广告啥的,他说千真万确,骗我就去撞墙,还说我俩谁跟谁,我还会骗你么?


说实话,我和刘涛的关系还是不错的,高中同学,就连大学也撞在了一块,不过人家运气好,一毕业父母就为他铺好了路,他只管闭着眼睛走就成,哪像我这么苦逼。

  


我俩的关系如果真要用词形容的话,俩字“基友”。

  


和他了解完基本情况后,我也觉得可信,当天下午就收拾东西和父母打个了招呼,然后坐上前往临海县的大巴车了。

  


一路颠簸,下了大巴车,我就打辆的直奔临海县宗教局了,因为刘涛临时有点事,也没来迎接我,不过人家帮我都帮到这份上了,我感谢他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计较这些小事呢?


到了宗教局接待我的是一个穿着黑西装的胖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还挺憨厚的,简单向他说明来历后,他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问我的情况。

  


而是问我是不是刘涛介绍来的,我说是,他双眼眯成一条缝,立马笑了,还说我挺好,挺合适的,要招就招我这种小伙子,一边说着,他还拿出用工合同给我签。

  


当时我心下就纳闷了,招个工有这么简单么,难不成是看着刘涛的面子,可他的面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当时我也没有多问,只说那个庙在哪,他说就在临海县,名叫井三庙,听说是为了记念一位得道高僧建立的,我不了解历史,所以也不知道这个井三是何方神圣。

  


签好合同后,我在胖子的陪同下走出了宗教局,临海县我来过多次,还是算熟的,至少也知道井三庙在哪,打了辆的,用了十来分钟就到了。

  


井三庙位于临海县城城郊,坐落在一座大山的半山腰上,面朝临海湖,下头还有公路直通,环境还是不错的,空气清新,不可多得的修身养性之地。

  


因为事先接到通知,所以寺庙里派了专人来迎接我,一个穿着僧袍的老者,慈眉善目,长须飘飘,看上去还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意味。

  


我问他贵姓,他说他看破红尘,不持百家姓,只有佛家法号,名为皆空,我称呼他皆空法师就行。

  


然后我说我要不要改个法号啥的,他笑了笑,直说不用,还说招我来只是为了帮忙打理打理香火供奉,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要求。

  


我也紧跟着笑了笑,跟在他身后没有多说什么,说白了,我就是个打杂的,香客来庙里进香,只管帮忙递递香,扫扫香炉啥的,活很轻松,工资也高。

  


原以为井三寺有一群僧众,到了才知道,这寺里除了皆空法师外别无他人,有的是一名和我差不多大的女俗家弟子,名为张小燕,皮肤白净,长得还不错,说白了,也是个打杂的,只是比我高了个级别。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我客客气气的和张小燕打招呼,她竟然不理我,还快速钻进寺庙里去了,我问皆空法师为什么,他说张小燕是个茸哑人,女孩家家的,也怕生。

  


这下我就不明白了,这井三庙每天都有香客来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算张小燕胆儿小练也练成胆大了吧?


我心想这女孩可真怪,当时也没太在意。

  


从和皆空法师的谈话中得知,寺庙里头有个规矩,晚上六点闭山门,香客不准上山,更不得进庙,听他这么一说,我觉得这个规矩挺合理的,毕竟晚上黑不隆冬的,出了事啥赖在寺庙,这种人多了去了,可我不知道,原因并不是在此……


简单收拾一下后,皆空法师就开始给我安排住处,中途他还说寺庙后山上就是一片坟地,问我胆子怎样,我说杠杠的,好歹是个大学生,又不迷信,怎么会怕呢!


我之所以会这么答,还是怀抱着三个观点,其一、不就是一片墓地么,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r死还能从棺材板里钻出来?


其二、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万一我说怕,上头把我调换了怎么办?


其三、我家庭情况不怎么好,家里头每月都需要用钱,所以说,我现在迫切需要一份工作!


虽说如此,皆空法师还是把我安排在了张小燕的隔壁房间里,说白了,和张小燕同住一个屋檐下,用皆空法师的话来讲,晚上多多少少也有个照应。

  


对于他说的话,当时我也没太在意,只是笑着点头,毕竟张小燕是个茸哑人,有时候确实需要人照应。

  


安顿好一切后,我懒洋洋地坐在床头,准备躺下好好享受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可皆空法师却在这时折了回来。

  


我问:“皆空法师,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皆空法师笑呵呵说道:“小堂啊,你刚来我们庙里,可能还有很多规矩不懂,以后我会慢慢教你的,但现在有一点你可要注意了,晚上没事不要乱跑,更不要出去!”他开始说时和颜悦色,后面就严肃了起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头暗道一个寺庙而已,什么出去不出去的,但又不好违扭他的好意,就点头答应了下来,他这才满意离开。

  


等他走了后,我脱了鞋袜靠在床头用手机刷朋友圈,顺便百度了一下“井三庙”,毕竟这次我是神速上岗,对于这庙还不太了解,可找了半天,百度上竟然没有这个词条,也就是说,百度搜不到!


当时我也没多想,只当这庙太小了,无人关注,如果不是我处在工作岗位上,恐怕也不会关注了。

  


夜色以深,小窗外不断传来此情彼伏的虫鸣声,奔波了一天,我也挺累的,没过多久就熄灯睡下了。

  


因为这床板有点硬,和我家的席梦思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所以这一夜我辗转反侧,也没睡好,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听见窗子外头有那种“叮砀、叮砀”的清脆响声,就好像锄头锤在石头上一样,隐隐间还传来少女若有若无的抽泣声……


当时我也没多想,只当是幻听,就这样,我浑浑噩噩地躺在木板床上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我头还是晕的,胀得难受,本来我还想着贪睡一下子,可房门却被人“咚咚咚”敲响了了。

  


没办法,我只好拍着后脑勺去开了房门,屋子外头站着的,正是皆空法师,他身披红黄条纹法袍,还是一如即往的慈祥,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了。

  


我说不怎么好,顺便把昨天晚上的情形和他说了一遍,特别是窗外那种莫名的叮裆响声,因为那少女的抽泣声只出现了几秒时间,我只当是幻听,所以也没提。

  


可他一听,身子竟然猛然颤动了一下,还追问我这响声响了几下,我说不知道,又有谁会去在意这呢?只是看皆空法师的反应,我总觉得事有歧翘。

  




打赏
打赏 投推荐票 投神票
    • 100神币
    • 200神币

      赠1张推荐票

    • 1000神币

      赠1张推荐票

      1张神票

    • 2000神币

      赠10张推荐票

      2张神票

    • 5000神币

      赠25张推荐票

      5张神票

    • 1万神币

      赠50张推荐票

      10张神票

    • 5万神币

      赠250张推荐票

      50张神票

    • 10万神币

      赠500张推荐票

      100张神票

    • 50万神币

      赠2500张推荐票

      500张神票

    • 100万神币

      赠5000张推荐票

      1000张神票

    • 1000万神币

      赠5000张推荐票

      1000张神票

    请登录
    0/200

    请登录

    - +
    0/500

    您可输入6-500字寄语给作者,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取消

    请登录

    - +
    0/500

    您可输入6-500字寄语给作者,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取消
  • 目录

    目录

  •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阅读方式
  • 书架

  • 打赏

  •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