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 > 灵异鬼怪 > 生引子
  第一章 哔了狗了
生引子 唐家三少 2017-07-27 17:36:16
  

有些人不能去庙里拜拜,我就是其中一个。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曾亲身经历永远不可能知道结果。

  


然而。

  一旦结果摆在面前。

  也就代表着,已然经历过的事情已经成为事实。

  再无半分转圜的余地。

  


我从来都没想到,简单的一次去庙里拜拜。

  竟然会彻底打破我平静的生活。

  会让我自此之后陷入无限恐慌之中。

  


那是一个周末,刚好不用上班且没有兼职任务的我。

  和桃小雅一起,去了一趟正举办庙会的幽真庙。

  


幽真庙位于七里坡上,又叫七里庙。

  


桃小雅。

  我大学闺蜜。

  胸大有脑性格暴躁型,偏爱与鬼神有关的一切。

  


我历来不信鬼神。

  之前从来没有过去庙里拜拜的经历。

  


我之所以会答应和桃小雅一起过去拜拜,完全是因为我扛不住桃小雅的软磨硬泡攻势。

  


当我和桃小雅一起抵达幽真庙外面时候,那里已然是人头攒动。

  


我们下车地方距离庙门口。

  也不过堪堪十分钟路程。

  桃小雅兴致颇高,硬生生用了一个半小时才走到庙门口。

  


甫一走到庙门口,我的肚子就开始隐隐作痛。

  瞟一眼满眼兴奋的桃小雅,我把想即时离开的话语给咽到肚子里。

  


进入庙门,桃小雅拉着我快步走到一个排着长队的卦摊处。

  言辞凿凿说,卦摊之所以会生意火爆。

  算卦的算的卦肯定准。

  


对于桃小雅的话我不置可否,认命跟着她一起排在队伍的最后面。

  


等待时间段,我的肚子痛感觉不减反增。

  


我的身体一直很好。

  这段时间为减少开支,我吃的是泡面喝的是热水并没有进食多余东西,我不知道自己这肚子痛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待时间段,我看到,但凡是算卦结束的人,都是不住点头,连声说算卦老者算卦算的很是神准。

  


对于算卦结束众人的反应,我没有多余感觉,只是觉得算卦老者白发白须模样倒是很有几分影视剧里面的仙人风姿。

  


终于等到桃小雅算卦结束,我催促她在这幽真庙速战速决。

  


不等桃小雅接口,算卦的老者也就宣布今天的算卦到此为止。

  


算卦老者讲完,不顾排队人的挽留声,拎着钱袋子就脚步匆匆朝着幽真庙大殿方向走去。

  


我注意到,老者离开时候,目光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我的肚腹处,眼底闪过我窥不破的情绪。

  


我来不及细究老者的眼底情绪到底是什么情绪,就已经被桃小雅拉着在幽真庙各个殿内开始拜拜。

  


随着拜拜继续,我肚子痛的越发明显,不过那疼痛还在我的忍耐范围之内。

  


桃小雅在我跟着她拜拜时候,对我一一说明我们正拜的是何方神圣。

  


当我和桃小雅去往正殿时候,我看到之前那算卦老者,正面无表情如标杆一样杵在正殿的门口。

  


我和桃小雅从他身边经过时候,他朝着我们微微点头,并随着我们一起进入大殿。

  


老者进入大殿,径直跪在大殿正中央位置雕像前面的蒲团上面,拜一下后额头抵在蒲团上面久久不起。

  


桃小雅低声对我说,老者正拜的是酆都大帝雕像。

  


进入每一个殿,自然都是先拜主位上的雕像,我随着桃小雅也在酆都大帝雕像前面的蒲团上跪下。

  


甫一跪在蒲团上,我的肚子突兀剧痛。

  


随着肚子剧痛,我的眼前瞬间一片黑漆。

  


眼前一片黑漆让我即时头皮发麻,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伸手去拉着我身边的桃小雅。

  


我惊惧发现,我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不仅如此,我的四周还突兀静寂,我也无法发出声音。

  


陷入这样的状态良久良久之后,我又猛然恢复正常。

  


我再次听到嘈杂的人声,再次看到四周的一切。

  


桃小雅还跪在我身边的蒲团上面,还在拜拜酆都大帝的雕像,老者还正额头抵在蒲团上不曾有下一个动作。

  


所有一切,和我眼前黑漆一片之前一样。

  


眼前所见让我怔楞当场,我刚才经历过的良久良久时间段,如同只眨眼一瞬间,我只感这里的一切都很是诡异。

  


我的冷汗瞬间飙出,满心恐惧让我彻底忽略掉肚子此刻的疼痛。

  


拜完了酆都大帝雕像的桃小雅紧张表情望向我,急声问询我怎么满脸汗水脸色苍白。

  


我勉强微笑,从嗓子眼里挤出肚子痛三个字。

  


瞟一眼我正前方的酆都大帝雕像,我总是感觉他的双眼在死死的盯着我。

  


速度收回视线,我想要速度逃离这地方,但却是手软脚软根本无法自主从蒲团上立起身。

  


桃小雅得到我的答案,手忙脚乱把我从蒲团上搀扶起来。

  


有香客过来帮忙,和桃小雅一起扶着我离开幽真庙。

  


坐上的士,桃小雅交代的士师傅,要以最快速度去往FZ市各项医疗条件最好的济仁医院。

  


远离了幽真庙,我的肚子痛症状渐渐缓解,不等的士抵达济仁医院,我的肚子已经没有半点疼痛感觉。

  


一路上并没有再发生什么诡异事情,这让我情绪渐缓。

  


我把我在幽真庙的惊悚经历,归结到我最近过于苛刻自己营养不良才出现幻觉上面。

  


收拾好心情,我对桃小雅说我已经没事,我可能是吃坏了肚子,完全可以在外面随便买点药没必要再去医院。

  


我叫上官了,我的家在穷乡僻壤处。

  


靠着奖学金和兼职所得,我上大学没有向家里要过钱。

  


现在是大四下半期,我虽然已经顺利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依然不敢放弃之前的兼职工作。

  


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为马上要参加高考的弟弟攒够大学的一应费用。

  


医院这地方,根本不适合穷人来任性消费。

  


我的话语出口就遭到桃小雅的强烈反对,拗不过桃小雅,我只好进入医院检查。

  


挂号之后进入门诊室等待诊治时间段,桃小雅接到她弟弟的求助电话。

  


她弟弟因打架斗殴被带到了局子里,不敢往家里打电话,让她过去一趟。

  


桃小雅压低声音对着手机一顿怒骂后,说先陪我看完病后再去拾掇她那不成器的弟弟。

  


我知道桃小雅这是怕我临阵脱逃,在我保证一定会乖乖在医院看病后,桃小雅才不放心的离开。

  


桃小雅临走时候,叮嘱我检查之后要第一时间告诉她结果,当着我的面记下门诊室的固定电话,说如果我临阵脱逃,她必须会手撕了我。

  


深知桃小雅的脾气,我在她走后,只能无奈继续待在门诊室。

  


我来的这门诊室人很多,坐诊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医生,他看病的方式很是特别。

  


他不问病人任何问题,只诊脉之后就给病人开处方。

  


而来这门诊室的病人,没有一个提出异议,看起来很是习惯他的看病方式。

  


终于轮到我就诊,医生照例没有问我任何问题,直接开始为我诊脉。

  


只是,医生的手指刚搭在我的手腕上,他的手指就猛的抖了一下,再就是紧皱了额心反复为我诊脉。

  


我讶然医生的反应,心中不禁忐忑。

  


医生为我反复诊脉后,先问了我的电话号码,再给我开出一个B超检查单。

  


医生对我说,不管我有任何疑问都先别问,我要做的,是检查后再带着检查报告过来找他。

  


医生的话,算是直接取消了我再次开口的机会。

  


心惶惶我接了B超检查单后,就速度去缴费赶往B超室。

  


看到检查报告上白纸黑字写着,确认怀孕四个字,我瞠目结舌。

  


之前因为着急过来检查,我并没有去看B超检查单上填写的检查项目。

  


此刻我再仔细去看,我看到的是,坐诊医生在B超检查单上所列的检查项目,赫然就是让我来检查是否怀孕。

  


迄今为止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这种生物,特么无端端居然怀孕,这必须是滑天下之大稽事情,必须是坐诊医生和检查医生合起伙来捉弄我。

  


看着检查医生那意味深长目光,我心中低咒一声,拿了检查报告后落荒而逃。

  


如何,我都是笃定检查结果必须是错误的,这检查结果必须是哔了狗了。

  


我如愤怒的小鸟一样,去往门诊室,我倒是要看看,坐诊医生看到检查结果后会如何忽悠我。

  


在路上,我遇到两名大学同学,打声招呼后,她们指着我手中检查报告单,问我是哪里不舒服去做了什么检查。

  


提到检查两个字我就火气蹭蹭往上窜,我把检查报告单递给她们,说我要去找坐诊医生讨个说法。

  


她们两个看了检查报告单后不断打趣我,陪我一起去门诊室。

  


当我们到达门诊室时候,门诊室里只有那医生一人。

  


我把检查报告单重重拍在医生面前桌子上,我一字一顿说我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

  


医生很是平静的拿起检查报告单,看完之后把检查报告单又递还给我。

  


瞟一眼跟着我来的两个同学,医生说这个胎不好打,等他找到妥当打胎方法后他会和我联系。

  


讲完之后,医生径直离开门诊室。

  


医生的话语,令我凌乱风中。

  


两个同学则是因为医生的话,就此认定我是真的怀孕了,开始满眼八卦问我孩子的爸比到底是哪个。

  


我满心郁闷对两个同学说这必须是误诊,我不可能独立完成怀孕这样的人生大事,再叮嘱她们两个不要散播不实事实。

  


在得了两个同学保证后,我和她们两个一起离开医院。

  


回到四牌楼我租住地方吃包泡面,不再去多想在医院的狗血经历,我静心开始准备毕业论文。

  


隔壁房间不时传来嘈杂声,貌似是老租客前脚刚搬离那房间,新租客就后脚入住那房间。

  


历来都是铁打的房子流水的租客,我对于那情况见怪不怪,专心去写毕业论文。

  


我以为今天白天之前的经历已经翻篇,我没想到,那只是我噩梦的开始。

  


天色黄昏时候,有警察打来电话,先问我现在的所处位置,再让我去一趟警局,说坐诊医生死了,那坐诊医生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我的。

  


按照坐诊医生的死亡时间来算,坐诊医生是死在那通电话没挂断之前。

  


听着警察的话我呆愣当场,从我离开医院回来后,我一个电话都不曾接到。

   



打赏
打赏 投推荐票 投神票
    • 100神币
    • 200神币

      赠1张推荐票

    • 1000神币

      赠1张推荐票

      1张神票

    • 2000神币

      赠10张推荐票

      2张神票

    • 5000神币

      赠25张推荐票

      5张神票

    • 1万神币

      赠50张推荐票

      10张神票

    • 5万神币

      赠250张推荐票

      50张神票

    • 10万神币

      赠500张推荐票

      100张神票

    • 50万神币

      赠2500张推荐票

      500张神票

    • 100万神币

      赠5000张推荐票

      1000张神票

    • 1000万神币

      赠5000张推荐票

      1000张神票

    请登录
    0/200

    请登录

    - +
    0/500

    您可输入6-500字寄语给作者,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取消

    请登录

    - +
    0/500

    您可输入6-500字寄语给作者,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取消
  • 目录

    目录

  •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阅读方式
  • 书架

  • 打赏

  • 投票